上市公司破产重整计划法律问题研究:理念、规则与实证
发表时间:2014-09-20 阅读次数:340次
        作  者:丁燕、朱大旗
        出版社:法律出版社
        出版日:2014年8月1日
        ISBN: 7511865585, 9787511865588
        页  数:203页
        定  价:38元
        内容简介:
 
        随着社会经济制度的变迁和人们认识的提高与转变,破产法的立法宗旨经历了从单纯强调对债权人利益的保护,发展到对债权人与债务人利益的平衡保护,再进一步发展到考虑对社会公共利益保护的演变过程。破产法也从单一的破产清算制度发展为由破产清算与和解、重整等挽救制度共同组成的有机体。破产重整制度具有积极拯救企业、恢复企业正常经营的重要功效。我国2006年的《企业破产法》首次引入了该制度,并在实践中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果。上市公司的破产重整所涉利益主体众多、社会影响巨大,一直是人们关注的热点。理论界与实务界围绕上市公司破产重整中的问题,各抒己见,百家争鸣,不断推动重整制度的完善。丁燕是我指导的博士研究生,她的博士论文就是以上市公司重整为选题的。本书是在其博士论文的基础上进一步深入研究而形成的科研成果。作为她的导师,我为其取得的成绩感到高兴,并欣然受托为本书作序。
        重整计划居于上市公司重整的核心地位,事关重整之成败。本书以上市公司重整计划的制订、内容、表决、批准及执行等进程发展为逻辑主线,依序进行研究。作者秉承“问题中心主义”思维,遵循“以提出现实问题为开端、以分析问题为核心、以解决问题为目标”的研究思路,以我国实施破产重整的上市公司为研究样本,进行数据统计分析,反思理论与实务问题,剖析因果、利弊,借鉴国外经验,提出立法完善建议。经过不懈的努力,作者取得了一些具有创新性的科研成果。
        全书主要学术观点如下:
        第一,在上市公司重整计划的基本理论方面,强调正确认识和理解上市公司重整计划的本质和价值,同时运用经济法的平衡协调、社会本位和公私融合理念诠释上市公司重整计划。作者指出,由于我国处于经济转型期,一些上市公司的重整计划难免受到旧体制的影响,在现实中成为一定程度上被扭曲和异化的动态博弈产物。上市公司的重整计划具有重要的实体和程序价值,对于各方利害关系人的利益维护和司法程序的顺利进行具有决定性的意义。经济法的基本原则与上市公司重整计划的程序构造和制度设计有着天然的契合性,贯穿于上市公司重整计划程序始终,成为规制上市公司重整计划法律制度的核心理念。
        第二,针对上市公司重整计划的制订,作者指出,我国上市公司重整计划制订人的实务运行现状在一定程度上偏离了立法初衷,应予以矫正。具体建议如下:引导、推广重整公司采取债务人自行管理模式;严格遵守最高人民法院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选任管理人,同时加强管理人队伍建设;在国有控股公司重整、国资委为大股东或实际控制人时,应推动由管理人管理模式转化为债务人自行管理模式;民营企业重整时,应限制地方政府的不当干预,一般以中介机构为管理人;应吸收相关的利害关系人参加重整计划的制订;等等。作者还指出,我国上市公司重整计划制订期限的规定存在疏漏,应考虑将提出重整计划的时间提前,鼓励引进和推广预重整制度;出台司法解释,统一裁判标准;修改立法中有关未按期提出重整计划草案的法律后果等规定。
        第三,在上市公司重整计划的内容方面,首先,作者针对我国上市公司重整计划存在的普通债权清偿率偏低、偿债资金来源单一等问题,提出如下改进建议:提高普通债权清偿率,确定清偿率时应遵循最大利益原则、绝对优先原则;拓展多渠道多途径的融资方式,使偿债和恢复经营所需资金筹集方式灵活多样。其次,作者针对上市公司重整计划中出资人权益调整方式和调整比例等问题,建议出台相关司法解释,明确规定在调整出资人权益时可以直接对质押、冻结的股权进行划转和登记,法院和登记机关应当予以配合;股权拍卖时勿违反要约收购的规定;对大股东、中小股东之间、未进行股改的流通股和非流通股东之间的利益冲突,应区分股份类型规定不同让渡比例;对于债权人和股东之间的利益调整应考虑遵循绝对优先原则。最后,作者针对我国上市公司重整计划中经营方案存在的问题,提出要规范和细化债务人经营方案;完善定向增发筹集资金的方式;积极探索其他多种融资方式,如共益债权式融资方式、资产处置方式、发行新股或债券、新设公司、租赁经营或承包等,以保障经营方案切实可行。
        第四,在上市公司重整计划的表决中,“权益是否被削减”是确定当事人表决主体资格的关键。作者认为,法院应对债权收购人的表决权进行严格审查。为防止恶意操纵表决,法院在特定情况下可以取消债权收购人的表决权。大规模侵权债权人的表决权可以通过设立信托基金的方式行使。只要出资人的权益被削弱,其就应拥有表决权。作者强调,必须重视重整计划表决前的信息披露,应从信息披露的主体、方式、内容、程度和法律责任等方面完善我国信息披露制度。作者建议,我国债权人分组时需借鉴美国法的规定,防止人为操纵;当股东之间利益不同时,应当对其进行内部的细化分组。出资人组表决时采用网络投票表决方式有利于保护中小股东利益,应积极倡导,并完善相关制度,使其规范化和法治化。我国企业破产立法应明确出资人组的表决规则,做好与公司法相关规定之间的衔接。
        第五,针对我国法院正常批准重整计划中存在的实务问题,作者认为,应明确正常批准的一般审查标准;应遵循最大利益原则和可行性原则。针对我国法院强制批准重整计划中存在的实务问题,作者也提出了完善建议,认为应确立和遵循最低限度接受原则、公平和公正待遇原则、绝对优先原则、无不公平的差别待遇原则;完善二次表决制度、设置听证制度、建立异议救济机制;改变一些法院可能存在的地方保护主义倾向,设立破产专业法庭,推广预重整制度,压缩法院强制批准适用的空间。
        第六,在上市公司重整计划的执行方面,作者指出,我国上市公司重整计划执行人绝对单一化的规定存在缺陷,建议将现行立法修改为以债务人执行为原则、管理人执行为例外。针对我国立法未规定重整计划执行期限延长相关事宜的问题,作者建议,补充规定法院裁定延长执行期限时所应遵循的一般原则、延长的具体时间和延长的次数上限等内容。同时,作者通过对重整上市公司的主要财务数据以及计划执行完成情况进行研究,揭示执行阶段存在的实务问题,认为应加强对上市公司确认债务重组收益的监管工作;应采取债务重组和资产重组“一步走”方式;倡导和推广“再生型重整”模式,使壳资源价值回归正常,实现上市公司的有序退市。在重整计划执行的监督方面,作者建议借鉴我国台湾地区的做法,设置专业重整监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