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动态

【破产新闻】手机代工老板破产背后
发表时间:2015-01-28 阅读次数:266次
大洋新闻 时间: 2015-01-28 来源: 广州日报 作者: 胡亚平
 
        代工厂倒闭,多家供应商受影响。代工产业热老板“抖起来”  一哄而上竞争走向零利润搏杀 “冬天”来临老板倒下拖垮供应商。
 
        “欠债还钱!欠债还钱!”
 
        1月15日,深圳国际商会大厦10楼,三四十人齐声呐喊的声浪响彻了整个楼层。这里是深圳创捷供应链有限公司办公所在地,15天前的一个消息,让这里成为六七十个手机配件供应商的众矢之的。
 
        新年初始,东莞市兆信通讯实业有限公司(兆信通讯)董事长高民留下遗书后开煤气自杀,一句“愿赌服输,我输了”,然后就躺进了医院的ICU,直到现在,人虽没死,但再没有供货商见过他本人。而作为兆信通讯合作方的供应链公司,创捷名下的子公司五洲通被推到了众多被拖欠货款的供应商面前。
 
        没有供货商能够准确说出高民什么时候自杀。他们几乎是在1月2日~3日间听到消息或是接到来自兆信内部员工的电话。
 
        不少供货商在去年12月30日甚至还见过高民,当时他还信誓旦旦的拿出一张银行账单,上面有相当于2000万元人民币的美元账款,并承诺“最近在等兑换,兑成人民币就可还货款。”这张账单曾让供货商小敏相信,过完元旦确实可以收回被欠的33万元。没有想到的是,1月2日下午,小敏的爱人收到了兆信一名项目经理黄亦的电话,“兆信出事了,老板自杀了,现在在医院抢救。”
 
        老板出事  年后有订单看不到了
 
        医院里,高民的父母和家人都在ICU外等待,小敏看到一个长得和高民很像的人,立刻拉住他问怎么回事,这名男子是高民的哥哥,刚从河北赶过来,当听说小敏是供货商后,他双手一摊:“我们现在只管救人,其他什么也不知道。”站在ICU门外,隔着探视玻璃,小敏只看到病床顶端露出了一个人黑色的发顶,甚至连高民的脸都没有看到,“后来我才知道,这是我们供货商最后一次看到高民本人。”
 
        1月15日,在创捷讨债的活动中,一共有三四十位供货商参加,制作皮套的肖小姐被拖欠了20万元的货款,她是第三次跟着大家一起来讨欠款,“老板自杀比老板跑路更可恶!”肖小姐几乎有些咬牙切齿,“有些老板虽然跑路,但是还会接电话,跟你商量,我确实没有钱,货款能不能打个折什么的,大家都是做生意的,这也很正常。你现在一死了之,那不是坑我们吗?”欠款大户杨总是个东北人,说起高民自杀,他觉得很郁闷:“他欠我400多万元呀!当时我听说他自杀,我还心想,也算是条汉子,人死为大,这钱我就不要了!没想到他没死,既然没死,你是不是应该站出来把这个事情讲清楚?”
 
        在塘厦镇政府的通报中称,兆信通讯拖欠约60家供应商货款总计约5000多万元人民币。
 
        虽然没有人知道高民是何时自杀的,但是兆信通讯却以摧枯拉朽的方式迅速倒下。1月5日,兆信通讯的股东就发布联合声明,宣布兆信通讯结业清算,它的生产基地和兆信通讯的蛇口分公司都关门大吉,当供货商纷至沓来之时,几天前还在正常运转的工厂和公司都已经人去楼空。
 
        “高民应该是打错了算盘。”一名和高民走得颇近的生意伙伴杨经理分析,根据高民的遗书,一死了之可能并非他的初衷,他可能希望先病倒,然后让更有实力的股东顶上去,把资金问题给摆平了,年后他可以从头再来,所以在他的遗书中,透露了大量信息。
 
        “比如他没有提及任何订单方面的问题和困境,唯一的问题就是资金链,言下之意,资金链解决了工厂就没有问题,所以他会说‘我真的不希望你们也散了,其实我们年后大批订单都来了,但我没有机会看到了。”杨经理坦言,可能高民都想不到,股东会这么快宣布工厂和公司结业,所以他原来的打算可能落空了。
 
        公司人去楼空  老板是怎么倒下的?
 
        今年44岁的高民是河北保定人,一直在深圳的手机制造圈内混,业内人士称,高民应该属于第二批进入手机加工业的创业者,目前倒闭的兆信通讯前身是深圳天维设备有限公司,实际就是做代工的手机厂,没有自主品牌,主营代工东南亚的手机品牌。
 
        创业初期,高民一直是小规模生产,跟随他多年的老员工黄亦回忆,当时的日子还比较好,尤其是2008年、2009年,印尼市场做得很好,感觉老板确实“抖起来了”, 2010年,高民就拉来了两个有实力的股东,投入2000万元,将原来的天维转型成现在的兆信通讯,并在东莞修建了自己的模具加工厂,开始大规模生产代工手机和平板电脑。出货最多的时候每月100万台,“100万台是个什么概念?去年10月,华为手机出货量也不过600万台,这个数额在当时来看接近全球手机产能的百分之一。”
 
        旭日移动终端产业研究所所长孙燕飚的朋友圈中,一个同为手机制造行业的老板评论道:“问题的根源是因为恶性竞争带来的毛利润接近零的生意模式。”兆信的一名管理层透露,兆信维持零利润的生产已经近半年,去年5月开始,已经没有什么利润,但如果停工不做,损失会更惨重,所以大家都是在苦苦支撑,希望有一个有利润的订单可以缓解局面,当这个订单没有如约而至时,年关就成了压垮高民的最后一根稻草。
        
        一名同为手机代工的工厂老板感慨,2010年以前,手机代工都有一两个点的利润,随便一个出口订单都是上百万台,那个时候几十万台的订单根本没人接,现在几十万台,每台几分钱的订单都要打破头,抢到最后没利润的订单照样接。在手机代工业内,“铺货”已经成为普遍现象,很多代工厂为了维持生产,即便一分钱没有收到,也会把货大量甩出去,以求降低库存压力。“能卖掉就好,根本不敢问利润。” 
  
        代工厂在火拼  恶性竞争无人埋单?
  
        孙燕飚至今认为高民事件不能代表整个手机行业,“这确实只是一个个案,个别手机企业的倒下也不能说明整个中国手机行业将进入寒冬,实际上随着印度、巴基斯坦等南亚、东南亚国家对智能机需求的大幅增加,到2015年6月左右,会有一轮新的爆发和增长,问题是谁能撑到那个时候?如果能够撑到那个时候,估计就算一个健康的企业了。”
          
        低价抢代工订单现象目前在深圳手机生产行业已经非常普遍,前几年还是代工厂在火拼,去年以来,一些品牌厂商也加入了战火。
  
        然而现实的大环境却让这样的接单方式无异于慢性自杀。
          
        “高民主要做的都是东南亚的市场,一般东南亚市场都是通过香港中转,但是今年以来对香港出口出现了两位数的下降,降幅达到15.13%。”一名业内人士坦言这个数字确实令不少从业人员心惊。
          
        但孙燕飚认为,经过2014年国内手机大户近2亿台的疯狂清库存后,手机市场的库存压力已经大大减轻,加上预热多时的南亚和东南亚智能机市场的爆发,2015年对于不少智能机生产厂家来说,日子或许会好过些。
  
        然而令兆信的上游供货商们苦恼的是,他们或许扛不过这个冬天了。
  
        高民自杀后,几乎没有供货商能够打通高民的电话,在创捷供应链公司的办公室里,第七事业部总经理黄文江当着供货商的面拨通了高民的电话,为了取得供货商的信任,黄文江特意设置了免提模式,“你看看现在怎么办吧?几十个供货商都把我们围住了,你是不是应该出面解释一下。”电话那头的高民说:“我现在出面有什么用?也没有办法解决问题。”短短的几句对话后,通话就结束了,黄文江无奈地抬起头看着供货商代表:“他还欠我们100万美元,我们找谁要?”
 
 
信息来源:http://gzdaily.dayoo.com/html/2015-01/28/content_2852978.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