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动态

【破产新闻】国内五星级酒店首现破产 部分豪华酒店业绩“断崖”下降
发表时间:2015-01-26 阅读次数:410次
发表时间:2015-01-26 17:15:58
        
        政府公务会议不再入驻、营业收入大幅下滑、客流量持续低迷……中央八项规定出台两年多来,在狠刹奢侈之风背景下,国内不少高档星级酒店经营遭遇寒冬。在浙江省“两会”上,中国旅游协会副会长、开元旅业集团董事长陈妙林透露,去年内地有56家五星级酒店为生存主动“降星”,有的五星级酒店甚至陷入了破产清算的境地。
        记者近日奔赴浙江、河北等地的高档星级酒店进行调查,并采访了国家旅游局和中国旅游饭店业协会相关负责人,一探当前国内高档酒店业真实现状。
        五星级酒店首现破产:部分高档酒店业绩“断崖”下降
        一些客人正在办理入住手续、自助餐厅还在营业、几个会议指示牌摆放在酒店大厅中……尽管看似营业如常,但却掩盖不了宁波慈溪雷迪森广场酒店——这家五星级酒店陷入破产清算之困的境地。
 
        宁波慈溪雷迪森广场酒店客房
        地处慈溪市逍林镇的雷迪森广场酒店2013年底被授予五星级酒店,是宁波市22家五星级酒店中挂牌较晚的一家。宁波市旅游协会有关人士透露,由于当时投资方对高星级酒店盈利能力盲目乐观,原定“三星”却改建成“五星”,最终酿成了苦果。
        经记者核实,雷迪森酒店因资不抵债于2014年12月已开展了破产重组方案,但尚未成功。负责该酒店破产清算的宁波威远会计事务所主任王年成告诉记者,当时这家酒店总投资2.6亿元,现对外债务达4.5亿元,一年仅支付利息就达2300多万元,“压垮这家酒店的主要是投资决策失误”。如今这家五星级酒店的前老板已经跑路。雷迪森之困,只是高档酒店这个巨大行业处境艰难的一个缩影。
        国家旅游局副局长吴文学表示,部分地区高星级饭店扩张过快,“高大上”供给与大众化的需求存在脱节,加之当下“从俭、从简”的政风和社会风气,使困扰高星级酒店业的结构性矛盾凸显出来,行业经营效益呈现较为明显的下滑态势。
        我国现有约1.35万家星级酒店,其中五星级酒店850余家、四星级酒店2400余家。数据显示,2012年星级酒店曾实现50多亿元的行业利润,2013年全行业却吞下了超过21亿元的巨额亏损。中国旅游饭店业协会会长张润钢表示,2014年中国酒店业基本延续了之前的态势,收入、利润持续走低,“两年来亏失最多的是大量依赖高端政务消费的饭店,行业整体效益出现断崖式下降。”
 
        匆忙“变脸”:“无星级”奢华引人关注
        2013年年底,国家出台新规终结了已实行7年的出差定点饭店制度。多个省份跟进下令五星级酒店不得作为政府会议场所后,一些五星级酒店随后主动“变脸”应对,“无星级”豪华酒店成为新现象。
        作为河北承德地区最豪华的酒店之一,行宫大酒店曾多次承接当地政务活动。承德市旅游局行业管理科工作人员表示承德至今没有五星级酒店。酒店前台工作人员在电话中却跟记者表示,酒店确为多家网站所显示的“五星/豪华”。
 
        承德行宫大酒店客房
        中国旅游饭店协会工作人员介绍,在开展2014年度星级饭店评定工作时,全国范围内共50多家星级酒店主动“降星”,像北京锦江富园酒店就直接放弃了五星级酒店资格。越来越多的高档酒店不得不放低身段,开始走大众平民路线。“这两年酒店餐饮消费额一直在掉,只能靠大幅降价或团购来维持。”河北省邯郸市一家三星级酒店的总经理艾某说,酒店从2013年年中已开始裁员并降低餐费标准。“2012年年初589元的标准间价格,现在降为238元。”
        北京市一位四星级酒店的合伙人表示,政府公务会议和活动现在管理严格,时长有限定,消费太少赚不到钱,酒店已经开始主做婚宴。
        由于经营艰难,有些高档酒店则走上了“被出售”之路——2014年初锦江集团12.6亿元就一举出售了上海老字号银河宾馆。而作为浙江省首家五星级酒店,宁波南苑宾馆也未能逃离被出售的命运。
        河北省旅游协会副秘书长尹子辉说,随着八项规定的出台,2013年成为了我国星级酒店经营状况的一个分水岭,“目前,整个高档酒店业仍在深度调整中”。
 
        转型求变:酒店畸形业态正待重塑
        “过去星级酒店常作为地方政府的窗口和门面,成为地方招商引资的有力保障;而行业内酒店常与房地产开发捆绑,房地产企业投资酒店和政府双双获益,酒店为‘需求’而不为盈利而存在,这是畸形的。”尹子辉说。
        星级酒店整体存量过剩,对政务消费过度依赖,这是当前中国星级酒店走入困局的症结所在。世界酒店联盟理事长吴军林表示,不再有大量公款消费,不再有各种官方会议和峰会论坛入驻,如今越多星级酒店深刻意识到走传统的路子将难以为继。他预测,随着大众消费的增加,中档酒店可能会迎来全盛时期。
        宁波市旅游局分管饭店行业的党委委员、副巡视员杨雄鹰说,10年前宁波仅有2家五星级酒店,而到去年底宁波市就有挂牌的五星级酒店22家,未挂牌、相当于五星级设施的高档酒店10来家,在建或拟建的五星级酒店还有30多家。
 
        雷迪森酒店
        雷迪森酒店破产事件的发生,给高速发展奢华酒店业的宁波当地泼上了一盆冷水。“我们意识到宁波的高档酒店结构性过剩问题,正着力加快推进高档饭店的转型,转而发展面向社会大众、普通消费者的特色度假酒店、文化主题酒店等。”杨雄鹰说。
        中国旅游饭店业协会的报告显示,近两年来星级饭店中公款消费的比例明显下降,私人消费的比例则在明显上升;畸形消费的比例在明显下降,理性消费的比例在明显上升;中老年人消费的比例在明显下降,年轻一代的消费比例在明显则上升。“这几升几降,构成了中国饭店市场的新常态。”中国旅游饭店业协会会长张润钢表示,在扭曲的、非理性的、畸形的所谓高端消费需求泡沫消失后,有理由期望中国星级酒店结构得以优化,实现弯道超车、成功转型。
        记者在调查中最新获悉,处于破产清算的雷迪森广场酒店已迎来了新的承包人。“政府和债权人都主张酒店整体重组,我们也想探出个新路子,希望这家酒店能有好前景。”现任雷迪森酒店总经理李阳杰说。
 
 
信息来源:http://www.guancha.cn/society/2015_01_26_307566_s.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