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德威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诉宁波鼎德典当有限责任公司、位保宏破产撤销权纠纷案
发表时间:2014-09-20 阅读次数:468次
【法宝引证码】 CLI.C.2113277
【案由】 民事—与公司、证券、保险、票据等有关的民事纠纷—与破产有关的纠纷—破产撤销权纠纷
【案件字号】 (2012)浙甬商终字第52号
【审理法官】 谢海波,叶剑平,王文海
【文书性质】 判决书
【审结日期】 2012.03.21
【审理法院】 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理程序】 终审
【民事权责情节】 撤销,实际履行
【诉讼关键词】 第三人,关联性,诉讼请求,破产清算,清算
 
【核心术语、争议焦点、案例要旨】 (这部分内容由北大法宝编写)
 
核心术语: 企业债权人,抵押,典当合同,撤销权
 
争议焦点: 1.在人民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前一年内,企业债权人将其无财产担保的债权转让给典当公司,然后由该企业与典当公司签订房地产抵押的典当合同,典当公司以受让的债权折抵应支付给企业的当金,此种情形下,破产管理人申请撤销抵押的能否获得支持?
 
案例要旨: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三十一条的规定,人民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前一年内,对没有财产担保的债务提供财产担保的,管理人有权请求人民法院予以撤销。企业债权人将其无财产担保的债权转让给典当公司,然后由该企业与典当公司签订房地产抵押的典当合同,典当公司以受让的债权折抵应支付给企业的当金,此种情形下,虽然表面上典当合同反映的是借新债,本质上却是为旧债提供抵押担保,通过此种形式将其无财产担保的债权升级为有担保的债权,该行为损害了其他债权人的利益,依法应予撤销。因此,此种情形下,破产管理人申请撤销抵押的能够获得支持。
 
 
 
浙江德威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诉宁波鼎德典当有限责任公司、位保宏破产撤销权纠纷案
—破产企业为旧债设定的抵押应予撤销
 
 
  关键词:破产债权;除斥期间;抵押担保;撤销权
  [裁判要点]
  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前一年内,企业债权人将其对该企业无财产担保的债权转让给典当公司,再由企业与典当公司签订将其厂房设定抵押的典当合同,典当公司以受让的债权折抵应支付给企业的当金。这一行为本质上是为旧债提供抵押担保,将无财产担保的债权升级为有担保的债权,损害了其他债权人的利益,破产管理人有权请求法院予以撤销。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三十一条 人民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前一年内,涉及债务人财产的下列行为,管理人有权请求人民法院予以撤销:
  (一)无偿转让财产的;
  (二)以明显不合理的价格进行交易的;
  (三)对没有财产担保的债务提供财产担保的;
  (四)对未到期的债务提前清偿的;
  (五)放弃债权的。
  [案例索引]
  一审:浙江省宁波市北仑区人民法院(2011)甬仑商初字第492号(2011年11月18日)
  二审: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浙甬商终字第52号(2012年3月21日)
  [基本案情]
  原告浙江德威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德威公司)诉称:宁波皓宇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皓宇公司)在人民法院受理破产申请1年内对没有财产担保的债务提供了财产担保,损害了其他债权人的利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31条第(3)项的规定,请求判令撤销皓宇公司与被告宁波鼎德典当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鼎德典当公司)签订的房地产典当合同和皓宇公司将房地产抵押给鼎德典当公司的行为。
  被告鼎德典当公司辩称:被告与皓宇公司间的房地产典当合同已经履行,被告应付给皓宇公司的当金1100万元,直接归还了皓宇公司欠第三人位保宏的借款;第三人与被告签订了(转存)协议,又将该1100万元存在被告处。皓宇公司与被告间的房地产典当合同合法有效,并已实际履行。应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第三人位保宏答辩称:被告与皓宇公司签订的房地产典当合同属“新债新抵押”,不是“旧债新抵押”;原告请求撤销权已超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75条规定的1年除斥期间,撤销权已消灭。应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法院经审理查明:2007年,皓宇公司分数次向第三人位保宏借款800万元。2008年1月,皓宇公司为归还案外人贺某某的借款300万元,以公司房地产抵押向第三人再借款300万元。因工业房产不能抵押给自然人,2008年1月30日,皓宇公司、被告鼎德典当公司和第三人商谈房地产抵押事宜,三方商定:皓宇公司欠案外人贺某某的300万元由第三人支付,皓宇公司共欠第三人1100万元,第三人将皓宇公司欠其的1100万元债权转让给被告,皓宇公司将房地产抵押给被告,被告应付给皓宇公司的1100万元当金直接支付给第三人。当日,第三人与被告签订了债权转让协议。
  2008年1月31日,被告与皓宇公司签订房地产典当合同1份,约定:皓宇公司以房地产作为向被告典当的抵押物担保,典当当金为1100万元。同日,被告出具金额为200万元当票1张, 300万元的当票3张,皓宇公司出具收到1100万元的收条1份,但被告未实际给付皓宇公司1100万元当金。2008年2月1日,被告在房管部门办理了抵押登记,同日,被告与第三人签订转存协议1份,约定:第三人确认收到被告1100万元,该款系皓宇公司指定被告支付;第三人同意将该1100万元转存于被告,被告按月率15支付利息。2008年2月,第三人分两次归还了皓宇公司欠案外人的300万元。
  2008年3月18日,被告以皓宇公司未归还当金为由向宁波市江北区人民法院起诉,该院作出(2008)甬北民二初字第166号民事调解书,约定皓宇公司于2008年5月5日前归还被告典当款1100万元及利息,但调解协议未涉及房地产抵押。2008年3月3日至2011年10月29日被告分多次支付给第三人11909万元。2008年6月3日,宁波市北仑区人民法院裁定受理债权人对皓宇公司的破产清算申请,指定原告浙江德威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为该公司的破产管理人。2011年6月8日,原告起诉被告和第三人,要求撤销皓宇公司与被告签订的房地产典当合同和皓宇公司将房地产抵押给被告的行为。
  [裁判结果]
  浙江省宁波市北仑区人民法院于2011年11月18日作出(2011)甬仑商初字第492号民事判决:驳回原告浙江德威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宣判后,原告浙江德威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向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2年3月21日以同样的事实作出(2012)浙甬商终字第 52号民事判决:一、撤销宁波市北仑区人民法院(2011)甬仑商初字第492号民事判决;二、撤销皓宇公司与鼎德典当公司签订的房地产典当合同和皓宇公司将房地产抵押给鼎德典当公司的行为。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认为,第三人位保宏作为皓宇公司的债权人,为使其无担保债权设置担保,考虑到工业厂房无法抵押给自然人,于是通过皓宇公司向被上诉人抵押借款的形式,用当金归还第三人的借款,这从第三人与鼎德典当公司签订的债权转让协议可见。2008年1月31日被上诉人与皓宇公司签订房地产典当合同后,被上诉人应支付给皓宇公司的1100万元当金并未实际支付,只是由皓宇公司出具名义上收到1100万元的当金收条,次日,被上诉人与位保宏签订(转存)协议,位保宏同意将上述款项1100万元即刻转存于鼎德典当公司。综上,典当合同反映的借新债只是一个表象,本质上是为旧债1100万元提供抵押担保,皓宇公司在第三人位保宏的操纵下,通过被上诉人将其无财产担保的债权升级为有担保的债权,损害了其他债权人的利益,依法应予撤销。
  [案例注解]
  债务人处于破产边缘时,极有可能失去清偿能力,债权人和债务人之间又存在着严重的信息不对称,债务人可能通过形式上合法的财产处分行为,不当减少破产财产,恶化债务人资产和信用,损害债权人的利益。为了保护债权人的利益,对于债务人破产申请受理前一定期间财产处分和订立合同的行为,《破产法》授予破产管理人行使撤销权、解除权、追索权、取回权等权利,最主要的目的在于保护债权人集体平等受偿的利益。
  本案原告作为债务人皓宇公司的破产管理人,根据《破产法》行使破产撤销权引发的纠纷。结合本案的审判,笔者认为,应从以下三方面进行探讨:(1)鼎德典当公司与皓宇公司间的1100万元是“老债”还是“新债”;(2)本案撤销权是否受《合同法》规定的1年除斥期间的限制;(3)鼎德典当公司的操作是否符合典当的相关规定。
  (一)该1100万元是皓宇公司的“老债”还是“新债”
  原告认为被告鼎德典当公司是通过债权受让方式取得债权,房地产典当合同实际是为旧债设定了抵押担保;被告认为房地产典当合同已经履行,皓宇公司抵押房地产的当金1100万元直接归还了皓宇公司欠第三人的旧债,其与皓宇公司间是房地产典当合同产生的债权债务关系,宁波市江北区人民法院的民事调解书也已确认皓宇公司应归还被告典当款及利息。
  《破产法》第31条规定:“人民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前一年内,涉及债务人财产的下列行为,管理人有权请求人民法院予以撤销:……(三)对没有财产担保的债务提供财产担保的;……”。本案皓宇公司与被告间的房地产典当行为是否为旧债设定的抵押,是典当合同和抵押行为能否撤销的关键。
  一审法院确认债权转让协议、房地产典当合同、(转存)协议合法有效,并认定实际履行了该3份协议,由于未能将3份协议关联性进行有机整合,得出“皓宇公司将房地产抵押给了被告,被告将1100万当金交付给了皓宇公司,皓宇公司没有对无财产担保的债务提供财产担保”的结论。本案债权转让协议、房地产典当合同、(转存)协议在2008年1月30日、31日、2月1日连续签订,根据3份协议的签订和履行过程看,实际是第三人和被告将第三人对皓宇公司的1100万债权进行空转,通过典当合同制造借新债的表象,本质上是为旧债1100万元提供抵押担保,将无财产担保的债权升级为有担保的债权。从债权转让协议与房地产典当合同的关系看,二者也无法割裂。被告和第三人均主张债权转让协议未履行且已解除,那么基于房地产典当合同,被告应支付皓宇公司当金1100万元,被告虽然出具了4张共计1100万元的当票,皓宇公司亦出具了收条,但没有实际支付当金的凭证,被告应承担支付当金的义务,被告主张1100万元当金直接归还了皓宇公司欠第三人的旧债,案件审理中,也需结合债权转让协议分析认定。二审法院通过对3份协议及履行进行整体分析,依法认定典当合同实际是为旧债设定抵押的事实。
  (二)破产撤销权是否受合同法1年除斥期间的限制
  本案第三人主张原告的申请已超过《合同法》第75条规定的1年除斥期间,撤销权已消灭。这涉及破产撤销权中除斥期间的起算问题。根据《民法通则》《合同法》《破产法》存在三种类型撤销权的除斥期间,他们分别是:(1)相对人的撤销权。这是民法通则规定的撤销权,撤销权的除斥期间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撤销事由之日起计算,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撤销事由之日起1年内未行使的,撤销权消灭。(2)债权人的撤销权。债权人的撤销权规定了两种除斥期间,一是1年的除斥期间,自债权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撤销事由之日起计算;二是5年的除斥期间,从债务人的行为发生之日起计算。债权人行使撤销权要同时满足两个除斥期间的要求。(3)破产撤销权。破产撤销权除斥期间从法院受理破产申请之日起前推1年。
  从上述三种不同的撤销权除斥期间的规定看,三种类型撤销权的除斥期间是不同的。《破产法》和《合同法》处于同等的法律位阶,依据特别法优于普通法及后法优于前法的原理,对撤销权,如破产法有明确规定,则应适用破产法,如果破产法没有规定则应适用合同法。本案皓宇公司与被告签订房地产典当合同的时间是2008年1月31日,同年6月3日法院受理了皓宇公司破产清算案,符合破产法受理破产申请之日起前1年内的规定,第三人要求按合同法确定撤销权的除斥期间,当然不被法院所采纳。
  (三)鼎德典当公司的操作违反了典当管理规定
  《典当管理办法》第44条规定:“典当行的资产应当按照下列比例进行管理:……(二)典当行对同一法人或者自然人的典当余额不得超过注册资本的25%;……(五)……注册资本不足1000万元的,房地产抵押典当单笔当金数额不得超过100万元。注册资本在1000万元以上的,房地产抵押典当单笔当金数额不得超过注册资本的10%”经查,被告鼎德典当公司的注册资金为2000万元。根据《典当管理办法》第44条第(2)项的规定,被告与皓宇公司间的典当余额不应超过500万元,本案1100万元明显违反该规定;《典当管理办法》对房地产抵押典当作出了特殊规定,要求“单笔当金数额不得超过注册资本的10%”,则被告的单笔当金不应超过200万元,被告出具给皓宇公司的3张300万的当票显然已超出了该限制性规定,根据典当合同认定,则该笔当金高达1100万元。
  《典当管理办法》第26条规定:“典当行不得经营下列业务:……(三)集资、吸收存款或者变相吸收存款;……”。被告与第三人间签订的(转存)协议,实际是吸收存款的行为,也明显违反了该规定。
  被告的上述行为,违反了典当管理规定,虽然《典当管理办法》从法律层次上来说是行政管理的部门规章,无权决定合同的效力,但被告的上述违规行为,进一步印证被告与皓宇公司间不是一般的典当合同关系,而是通过典当合同制造借新债的表象,本质上是为旧债1100万元提供抵押担保,将无财产担保的债权升级为有担保债权的事实。
  (第一审法院合议庭成员:袁士增 尚新华 陈青宝 第二审法院合议庭成员:谢海波 叶剑平 王文海 编写人:浙江省宁波市北仑区人民法院 袁士增 董迎春 责任编辑:冯文生 审稿人:曹守晔)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是全国目前数据最丰富、内容最权威、功能最强、更新最快、用户最多的综合法律信息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