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艾辉投资管理有限责任公司与江苏省淮阴市化工原料总公司破产管理人等赔偿责任纠纷上诉案
发表时间:2014-09-11 阅读次数:979次
【法宝引证码】 CLI.C.1913125
【案由】 民事—与公司、证券、保险、票据等有关的民事纠纷—其他与公司、证券、保险、票据等有关的民事纠纷
【案件字号】 (2012)苏商终字第0059号
【审理法官】 段晓娟,许俊梅,张浩书
【文书性质】 判决书
【审结日期】 2012.04.19
【审理法院】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
【审理程序】 终审
【代理律师/律所】 朱苏宁,江苏引航律师事务所
【民事权责情节】 无效,恶意串通,撤销,委托代理,合同,赔偿损失
【诉讼关键词】 第三人,财产保全,诉讼请求,维持原判,破产清算,清算,终结执行(执行终结),执行异议,强制执行,冻结,拍卖,变卖,折价
 
南京艾辉投资管理有限责任公司与江苏省淮阴市化工原料总公司破产管理人等赔偿责任纠纷上诉案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2)苏商终字第0059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南京艾辉投资管理有限责任公司。
  法定代表人王华平,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徐连兵。
  委托代理人蔡中。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江苏省淮阴市化工原料总公司破产管理人。
  负责人张正华,该破产管理人组长。
  委托代理人朱苏宁,江苏引航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殷之碧。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淮安国信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孙亚洲,该所所长。
  委托代理人曹璟。
  上诉人南京艾辉投资管理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艾辉公司)因与被上诉人江苏省淮阴市化工原料总公司破产管理人(以下简称化工公司破产管理人)、殷之碧、淮安国信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信所)赔偿责任纠纷一案,不服江苏省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1年11月16日作出的(2011)淮中商初字第0030-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2年3月26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2年4月6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艾辉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徐连兵、蔡中,被上诉人化工公司破产管理人的委托代理人朱苏宁,被上诉人国信所的委托代理人曹璟到庭参加诉讼。被上诉人殷之碧经本院合法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本院依法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艾辉公司于2010年7月29日向江苏省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称:艾辉公司诉原江苏省淮阴市化工原料总公司(以下简称化工公司)借款合同纠纷一案,原审法院于2007年1月25日判决化工公司偿还借款本金90万元,给付利息43.93万元(计算至2005年12月31日),承担案件受理费16710元,邮寄费400元,其他诉讼费11750元。2008年9月,化工公司以严重资不抵债为由向原审法院申请破产,原审法院作出(2008)淮中破字第0029号民事裁定,裁定该公司破产还债。化工公司的三处不动产因国信所与化工公司破产管理人恶意串通,相互勾结,在破产财产中漏列。2009年3月18日,化工公司破产管理人以总资产不足以优先拨付破产费用为由向原审法院书面申请,请求终结破产分配程序。化工公司破产管理人与国信所严重不负责任,相互恶意串通,严重侵犯债权人的合法权益,应承担法律责任。殷之碧系担任化工公司破产管理人的破产清算组成员,应承担化工公司破产管理人怠于职守漏列重大破产财产的连带责任。请求判令:1、化工公司破产管理人赔偿损失50万元(其余保留诉请);2、殷之碧承担连带赔偿责任;3、国信所在化工公司破产管理人、殷之碧不能赔偿范围内承担补充赔偿责任,本案诉讼费用由化工公司破产管理人、殷之碧、国信所共同承担。
  化工公司破产管理人一审答辩称:根据破产法的规定,艾辉公司诉状中所涉及的财产,不属于化工公司的破产财产。化工公司破产管理人依照破产法规定勤勉尽责,忠实履行职务,不存在恶意串通,相互勾结,虚假说明无其他财产,更没有漏列化工公司重大固定资产,化工公司破产管理人的行为没有给债权人造成损失,没有侵害债权人利益。艾辉公司的诉讼请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依法予以驳回。
  国信所一审答辩称:国信所出具的审计报告符合会计准则和会计制度,国信所依据2008年9月22日资产负债表进行审计。根据对化工公司2008年9月22日前一年的资产负债进行观察,没有发现资产负债有任何变化。请求驳回艾辉公司的诉讼请求。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07年1月25日,原审法院就艾辉公司诉化工公司借款合同纠纷一案作出(2006)淮民二初字第0096号民事判决,判决化工公司偿还艾辉公司借款本金90万元,利息43.93万元(计算至2005年12月31日),化工公司承担案件受理费16710元,邮寄费400元,其他诉讼费11750元。后因化工公司未自动履行该判决,艾辉公司向原审法院申请强制执行。2008年3月7日,淮安市人民政府提出执行异议。2008年4月28日,原审法院作出(2008)淮中执监字第0012号民事裁定,裁定中止对淮安市越河街410号土地拆迁补偿款的执行。艾辉公司不服该裁定,向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复议,2008年10月30日,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08)苏执监字第146号民事裁定,以认定事实不清为由,撤销原审法院(2008)淮中执监字第0012号民事裁定,发回原审法院重新审查。2007年,因淮安国际会展中心建设需要,淮安市越河街410号房地产被拆迁。2007年5月15日,原审法院向淮安市会展中心拆迁现场办公室出具协助执行通知书一份,要求协助冻结化工公司位于淮安市越河街410号土地拆迁补偿款120万元。2009年9月8日,原审法院作出(2007)淮执字第105-2号民事裁定,以化工公司被裁定宣告破产为由终结执行。
  2005年6月9日,原审法院就中国华融资产管理公司南京办事处(以下简称华融公司南京办)诉化工公司借款合同纠纷一案作出(2005)淮民二初字第39号民事判决,判决化工公司偿还华融公司南京办借款690万元,华融公司南京办对化工公司用于抵押借款的房产享有在以该财产折价或者以拍卖、变卖该财产的价款优先受偿的权利,化工公司承担案件受理费44510元,财产保全费35520元,其他诉讼费1200元。上述抵押房产是指位于淮安市越河街410号的淮房字第(开)00192号房产。
  2005年10月15日,淮安市贸易局与化工公司签订协议书一份,约定淮安市贸易局筹措资金打包了断化工公司欠华融公司南京办的债务,赎回化工公司的抵押资产及有关证照。化工公司的证照赎回后,该证照项下的全部资产所有权归淮安市贸易局所有,其证照由淮安市贸易局保管,并适时过户,化工公司应予以配合。
  2005年10月28日,华融公司南京办与化工公司签订债务重组协议书一份,约定化工公司于2005年10月28日前一次性向华融公司南京办付款160万元,华融公司南京办免除化工公司的其余债务2411.55万元。同日,淮安市贸易局向华融公司南京办支付160万元。
  2007年12月17日,华融公司南京办出具请协助办理相关手续的函一份,内容为:“中国工商银行淮安分行:贵行于2000年将化工公司的债权转给我办。我办已于2005年10月28日以华协字第05032号债务重组协议书与化工公司将该债权一次性予以了断。现该公司需到有关部门办理有关手续,请贵行予以协助。”
  2001年6月5日,中共淮安市委、淮安市人民政府作出淮发[2001]24号文件,该文件决定“不再保留市贸易局,其原承担的行政管理职能划入市经济贸易委员会,筹建市贸易总公司,行使原贸易局所属企业的资产管理职能,待条件成熟时组建贸易资产经营公司”。
  1996年12月15日,化工公司将位于淮安市北京北路92号的营业楼376.64平方米作为借款抵押物抵押给中国工商银行淮阴市分行营业部。2006年11月6日,淮安新苑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拆迁人)、淮安市树诚房屋拆迁安置有限公司(拆迁实施单位)与被拆迁人化工公司签订淮安市房屋拆迁协议书一份,约定对淮安市北京北路92号的营业楼376.64平方米实施拆迁,补偿金额为1468000.56元,该款暂汇至淮安市贸易局。2008年1月18日,淮安市贸易局将拆迁补偿款1104585.92元汇至淮安市财政局。
  1996年12月15日,化工公司将位于淮安市健康东路86号的营业楼1426.42平方米作为借款抵押物抵押给中国工商银行淮阴市分行营业部。该营业楼于1997年被处置给八二医院,化工公司破产管理人称八二医院已经支付了该营业楼处置款,但未能提供证据证明。
  位于淮安市马路头巷12-34号的56.13平方米住宅已被化工公司于1999年12月26日出售给该公司职工周以荣。位于淮安市淮海南路164号(五金库宿舍)的16.8平方米简易车棚已于2007年城市改造时被拆除。
  1989年9月12日,淮安市财政局向淮阴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提供资金证明一份,载明化工公司拥有固定资金67万元,国家流动资金2.5万元,企业流动资金2.5万元,企业专用基金72万元。2005年5月17日,淮安市财政局作出淮财企[2005]22号文件,该文件批复同意核销化工公司各种资产损失4284813.28元。
  为解决化工公司等贸易系统企业改制经费不足,淮安市财政局于2008年1月至3月拨付淮安市贸易局企业改制资金1399.2万元。
  2008年4月30日,淮安市市属企业改制工作指挥部办公室出具化工公司改制成本构成情况一份,称化工公司改制成本总额为427.85万元,项目构成如下:1、职工安置费、补偿金76.07万元;2、应补发职工工资、生活费27.14万元;3、应补报医药费等40.41万元;4、应交纳职工社会保险费184.23万元;5、淮安市清河区人民法院划走40万元;6、预计职工生活大院移交费、财务文书档案移交费30万元;7、预计破产诉讼及清算费用30万元。
  2008年9月22日,原审法院作出(2008)淮中破字第0029号民事裁定,受理化工公司的破产清算申请,并指定化工公司破产清算组为化工公司破产管理人,由张正华、严军、林国祥、耿志浩、王芸、殷之碧、郭士贵、陈家达、吕兴富、范德举、王寿华、黄九华、吴正立组成破产清算组。2009年4月2日,原审法院作出(2008)淮中破字第0029-2号民事裁定,宣告化工公司破产。2009年3月18日,国信所出具专项审计报告一份,载明计提档案管理费139200元。2009年4月10日,原审法院作出(2008)淮中破字第0029-3号民事裁定,以化工公司破产财产不足以清偿破产费用为由宣告终结化工公司破产清算程序。
  原审法院认为:淮安市贸易局依据2005年10月28日债务重组协议书向华融公司南京办支付160万元了结化工公司欠华融公司南京办的债务,应当依据2005年10月15日协议书取得淮安市越河街410号土地使用权、房屋所有权。华融公司南京办亦于2007年12月17日出具函件要求中国工商银行淮安分行协助化工公司办理有关手续。因淮安市越河街410号房屋被拆迁,依据《淮安市城市房屋拆迁管理办法》第十七条规定,拆迁期间暂停办理土地使用权、房屋产权过户手续。故化工公司虽然因为拆迁未能将淮安市越河街410号土地使用权、房屋所有权过户,但其对该土地、房产已不享有权属利益,该项财产对应的房屋土地拆迁补偿款不应归化工公司所有,故化工公司破产管理人未将该房屋、土地资产列入破产财产并无不当。
  2008年1月至3月,淮安市财政局拨付淮安市贸易局企业改制资金1399.2万元,2008年1月18日,淮安市贸易局将淮安市北京北路92号的营业楼的拆迁补偿款1104585.92元汇至淮安市财政局,即便淮安市贸易局该汇款行为视为化工公司对淮安市财政局的个别清偿行为,该行为已在人民法院受理破产申请6个月前发生,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三十二条的规定,不属于可撤销的行为,化工公司破产管理人未将其列入破产财产并无不当。且该款即便可以列入破产财产,化工公司位于破产清偿第一顺序的职工债权和第二顺序的社会保险费用已达357.85万元,淮安市财政局在企业进入破产程序前垫付的职工工资等费用亦应列入第一清偿顺序的职工债权,艾辉公司享有的普通债权亦无法得到清偿。
  1997年,化工公司已将淮安市健康东路86号房产处置给八二医院,化工公司破产管理人虽然不能举出收到房屋处置款的证据,但即便该处分行为为无偿转让财产行为,该行为已在人民法院受理破产申请一年前发生,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三十一条的规定,不属于可撤销的行为,破产管理人未将其列入破产财产并无不当。
  淮安市淮海南路164号(五金库宿舍)简易车棚、马路头巷12-34号住宅均为破产企业福利性设施,不应计入破产财产,且淮安市淮海南路164号(五金库宿舍)简易车棚在破产前已被拆除,马路头巷12-34号住宅在受理破产申请一年前已被处置给化工公司职工,故化工公司破产管理人未将其列入破产财产亦无不当。
  根据中共淮安市委淮办发[2003]77号文件,即《市委办公室、市政府办公室转发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等部门〈关于积极推进企业退休人员社会化管理服务工作的意见〉的通知》规定,企业应当为退休人员缴纳含档案管理在内的管理服务费,根据《国有企业资产与变动档案处置暂行办法》第三章第十一条的规定,破产企业应在破产费用中支付一次性寄存保管费,故化工公司破产管理人计提档案管理费139200元并无不当。
  淮安市财政局于1989年9月12日向淮阴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提供的资金证明可以证明化工公司144万元注册资本已经到位。2005年5月17日,淮安市财政局作出淮财企[2005]22号文件,该文件批复同意核销化工公司各种资产损失4284813.28元。国信所根据淮财企[2005]22号文件作出审计结论并无不当。化工公司资产虽经淮安市财政局同意核销4284813.28元,并不能证明化工公司注册资本已不足144万元,2008年9月22日专项审计报告中虽然实收资本栏目空白,但不能说明化工公司注册资金没有到位。
  综上所述,化工公司破产管理人未将前述资产列入破产财产行为,并无怠于履行职责之事实,故艾辉公司要求化工公司破产管理人赔偿损失无事实依据,不予支持。艾辉公司要求殷之碧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国信所承担补偿赔偿责任亦无事实依据,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三十一条、第三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八条、第一百三十条之规定,该院判决:驳回艾辉公司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8800元,由艾辉公司负担。
  艾辉公司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原审判决,改判支持艾辉公司原审诉讼请求,一、二审诉讼费由化工公司破产管理人、殷之碧、国信所承担。理由:一、化工公司破产管理人未将淮安市北京北路92-3号、健康东路86号、越河街410号的房产列入破产财产错误。第一,华融公司南京办与化工公司的债务协议是抵押权人低价向抵押人释放抵押权的施惠行为,抵押权解除后,抵押物应属于化工公司所有,用于清偿全体债权人的债权,不能单独用于偿还个别人的债权。第二,淮安市贸易局和化工公司的协议书,是淮安市贸易局借钱给化工公司赎回抵押财产的行为,化工公司因此欠淮安市贸易局160万元,而不是欠淮安市贸易局全部抵押财产,淮安市贸易局不能因为付出160万元资金就从化工公司买走全部抵押资产。第三,淮安市贸易局支付160万元之后,化工公司实际上并未办理抵押财产过户手续,案涉房地产仍属化工公司所有,其他债权人均享有对该财产的求偿权,淮安市贸易局的160万元债权也只能作为普通债权受偿,无优先受偿权。第四,2005年10月15日化工公司与淮安市贸易局签订的协议无效。该协议约定淮安市贸易局出资160万元打包了断化工公司2571万元债务后,即取得前述房产的所有权和土地使用权证照,该约定是为了逃避债务,属于恶意串通损害第三人利益的行为,依法应当无效。第五,前述抵押财产在扣除了淮安市贸易局垫付的160万元后,剩余部分应认定为破产财产。二、化工公司破产管理人、殷之碧、国信所未尽法定义务,造成艾辉公司损失,应承担赔偿责任。
  化工公司破产管理人二审辩称:一、化工公司破产管理人已经履行了职责,艾辉公司要求化工公司破产管理人承担赔偿责任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第一,化工公司破产管理人根据破产人财产、账册并经具备法定资格的中介机构对账务进行审计后,向法院提供破产财产分配方案,该方案经债权人会议通过和法院确认。第二,化工公司破产管理人未发现存在有权请求撤销的行为或追回的财产。第三,化工公司破产管理人未与他人恶意串通虚假说明化工公司无其他财产,没有漏列化工公司重大资产,在化工公司破产财产不足以清偿破产费用时,提出终结破产清算程序的申请并无不当。第四,化工公司破产管理人勤勉尽责,未给债权人造成损失,未侵害债权人利益。二、针对艾辉公司就淮安市越河街410号房地产拆迁款提出的异议,化工公司破产管理人认为,第一,该房地产是国有资产,化工公司通过划拨取得土地使用权,该土地不能作为破产财产,企业破产时土地应收回。第二,化工公司在借款时已经将该房地产抵押给银行,后银行将债权转让给华融公司南京办,在华融公司南京办清理资产时,当地政府对债务进行打包处理,该房地产属于国有资产。有关协议在履行过程中由政府委托的职能部门履行,相关款项最终由财政支付以处理该资产。第三,政府实施的行为不是为企业的代偿行为。艾辉公司的上诉理由缺乏事实根据。第四,艾辉公司提及包括前述房产在内的3处房产,均不是化工公司破产管理人能够追回的财产,而是化工公司在破产前,法律允许的期限内已经处分的财产,化工公司破产管理人无法履行追回职责。综上,请求驳回艾辉公司的上诉,维持原审判决。
  国信所二审辩称:不同意艾辉公司的上诉意见,坚持原审意见,请求驳回艾辉公司的上诉请求。
  二审庭审中,各方当事人对原审判决查明的事实均无异议,对各方当事人无异议的事实,本院予以确认。
  二审庭审中,各方当事人确认:华融公司南京办与化工公司签订的债务重组协议书中涉及化工公司所欠贷款本金1446.5万元,利息1125.05万元,淮安市越河街410号、淮安市北京北路92-3号、淮安市健康东路86号的房产均属于为该协议中所载贷款本息提供担保的抵押财产。化工公司于1999年歇业,职工安置所需费用在破产前已全部付清。
  本院另查明:2010年7月29日,艾辉公司提起本案诉讼,原审法院于2010年9月21日作出(2010)淮中商初字第0092号民事裁定,以艾辉公司无权启动普通民事诉讼解决本案所涉争议为由,驳回艾辉公司的起诉。艾辉公司上诉后,本院于2010年12月18日作出(2010)苏商终字第0156号民事裁定,撤销原审法院(2010)淮中商初字第0092号民事裁定,指令原审法院对本案进行审理。
  本案二审争议焦点为:一、化工公司破产管理人未将案涉淮安市越河街410号、淮安市北京北路92-3号、淮安市健康东路86号的房产列入破产财产,是否属于怠于职守漏列破产人重大破产财产。二、如果化工公司破产管理人存在怠于职守漏列破产人重大破产财产情形,殷之碧、国信所应否承担相应赔偿责任。
  本院认为:一、化工公司破产管理人未将案涉淮安市越河街410号、淮安市北京北路92-3号、淮安市健康东路86号的房产列入破产财产,不构成怠于职守漏列破产人重大破产财产
  第一,化工公司系淮安市市属国有企业,在歇业多年,结欠华融公司南京办贷款本息2500余万元未能清偿的情况下,淮安市贸易局基于当地企业改制政策和市政府要求,与化工公司签订协议,筹集资金了断化工公司在华融公司南京办处的债务承担化工公司职工安置费用,换取化工公司抵押资产及有关证照,并约定证照项下的全部资产归淮安市贸易局所有该协议不违反法律规定,合法有效
  第二,在前述协议订立后,淮安市贸易局筹集资金向华融公司南京办支付了160万元了结了化工公司的债务当地财政亦出资完成了职工安置工作,而本案争议的3处房产,即淮安市越河街410号、淮安市北京北路92-3号、淮安市健康东路86号的房产,均系化工公司与华融公司南京办签订的债务重组协议书中涉及的抵押财产,基于化工公司与淮安市贸易局的前述协议,化工公司对该3处房产已丧失相应权益,化工公司破产管理人未将该3处房产列为破产财产,不属于怠于职守。同时,因淮安市越河街410号房产面临拆迁,致化工公司未能将该房屋的土地使用权、房屋所有权过户给淮安市贸易局,该节事实不能推翻化工公司因前述协议丧失对该房产享有权益的约定。化工公司就淮安市北京北路92-3号房产取得拆迁补偿款后,淮安市贸易局于2008年1月18日将1104585.92元拆迁补偿款汇至淮安市财政局即便该行为视为化工公司对淮安市财政局的个别清偿行为,也并非发生在人民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前6个月之内,不属于可撤销的行为化工公司破产管理人未行使撤销权追回该财产以将其列入破产财产并无不当且该款即便可以列入破产财产,位于化工公司破产清偿第一顺序的职工债权和第二顺序的社会保险费用已达357.85万元,淮安市财政局在企业进入破产程序前垫付的职工工资等费用亦应列入第一清偿顺序的职工债权,艾辉公司享有的普通债权亦无法得到清偿。对于淮安市健康东路86号房产化工公司已于1997年将其处置给八二医院化工公司破产管理人虽然未提供收到房屋处置款的证据,但即便该处分行为属于无偿转让财产行为,发生时间也不在人民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前的一年之内,不属于可撤销行为化工公司破产管理人未将其列入破产财产,亦不构成怠于职守。
  二、如前所述,化工公司破产管理人不存在怠于职守漏列重大破产财产的行为,故艾辉公司要求殷之碧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国信所承担补充赔偿责任的主张缺乏事实依据,不能成立。
  综上,艾辉公司关于原审判决未认定化工公司破产管理人怠于职守漏列化工公司重大破产财产错误,其原审诉讼请求应得到支持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信。原审判决认定本案基本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处理结果适当,应当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
  二审案件受理费8800元,由南京艾辉投资管理有限责任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段晓娟
代理审判员 许俊梅
代理审判员 张浩书
二○一二年四月十九日
书 记 员 李 扬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是全国目前数据最丰富、内容最权威、功能最强、更新最快、用户最多的综合法律信息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