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吉县某联社与浙江丙竹木家具有限公司管理人破产撤销权纠纷上诉案
发表时间:2014-08-27 阅读次数:312次
【法宝引证码】 CLI.C.2132564
【案由】 民事—与公司、证券、保险、票据等有关的民事纠纷—与破产有关的纠纷—破产撤销权纠纷
【案件字号】 (2012)浙湖商终字第412号
【审理法官】 郑晓玲,闵海峰,张鹤鸣
【文书性质】 判决书
【审结日期】 2012.12.26
【审理法院】 浙江省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理程序】 终审
【代理律师/律所】 韩某某,浙江振源律师事务所; 魏某某,浙江吴山律师事务所
【民事权责情节】 撤销,附条件,委托代理,合同,合同约定
【诉讼关键词】 第三人,关联性,合法性,质证,诉讼请求,维持原判,发回重审,查封,扣押
 
 
安吉县某联社与浙江丙竹木家具有限公司管理人破产撤销权纠纷上诉案
 
浙江省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2)浙湖商终字第412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安吉县某联社。
  法定代表人:周甲,该社理事长。
  委托代理人:韩某某,浙江振源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魏某某,浙江吴山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浙江丙竹木家具有限公司管理人。
  代表人:丁丁,浙江丙竹木家具有限公司管理人负责人。
  委托代理人:朱子,浙江丙竹木家具有限公司管理人
  上诉人安吉县某联社(以下简称己)因与被上诉人浙江丙竹木家具有限公司管理人(以下简称丙公司)破产撤销权纠纷一案,不服安吉县人法院(2012)湖安商初字第91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2年12月13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己的委托代理人韩某某、魏某某,丙公司委托代理人朱子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审理认定:2011年1月5日己营业部、丙公司、安吉某某家具有限公司签订保证借款合同。合同约定丙公司向己借款250万元,借款期限自2011年1月5日起至2012年1月3日止,借款人如发生如下情形之一的,贷款人有权停止合同尚未发放的贷款,提前收回未到期贷款……四、未按期向贷款人清偿其他到期债务或未按期清偿其他任何金融机构或第三人到期债务的;……安吉某某家具有限公司为丙公司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次日己贷款250万元给丙公司。2011年6月1日己签订银行承兑汇票协议,丙公司向己申请开立银行承兑汇票300万元,丙公司存入己账户保证金90万元,汇票到期日为2011年12月1日,丙公司在汇票到期之日前无条件将应付票据款足额交存己。当日己依约开立15张银行承兑汇票,合计金额300万元。同一日,己还另签订银行承兑汇票协议,丙公司向己申请开立银行承兑汇票650万元,丙公司存入己账户保证金390万元,汇票到期日为2011年12月1日,丙公司在汇票到期之日前无条件将应付票据款足额交存己。当日己依约开立33张银行承兑汇票,合计金额650万元。2011年12月2日,安吉县*公司转入丙资金4623063.97元。2011年12月12日,浙江省龙游县人民法院作出民事裁定书,裁定查封扣押丙公司资产21万元;2011年12月13日,江苏省太仓市人民法院作出民事裁定书,裁定查封扣押丙公司资产10万元。2011年12月24日丙公司归还己2501755.1元。
  一审,丙公司认为,己扣划存款的行为发生在丙公司破产受理前六个月内,且此时丙公司所欠贷款尚未到期,该行为既是提前清偿未到期债务的行为也是偏颇性清偿行为。该行为使得丙破产后可供分配的财产减少,损害了其他债权人可获清偿的利益,有违法律规定,故请求依法判令撤销2011年12月24日丙公司对己共计2,501,755.10元的清偿行为;并承担本案诉讼费。
  被告安吉县某联社辩称,依借款合同第十条第四项约定,己有权提前收回未到期贷款,己收回贷款时并不知道丙公司具有破产原因,其扣划行为系行使抵销权。
  原审法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三十二条规定:人民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前六个月内,债务人有本法第二条第一款规定的情形,仍对个别债权人进行清偿的,管理人有权请求人民法院予以撤销。但是,个别清偿使债务人财产受益的除外。对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前一年内债务人提前清偿未到期债务的或对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前六个月内债务人对个别债权人清偿的行为,破产管理人有权请求人民法院予以撤销。该院于2012年2月13日裁定受理丙公司破产,2011年12月24日在受理破产申请前六个月内,此时丙公司仍对己清偿,丙管理人有权请求撤销。银行与其他债权人债权地位平等,即使按约收回贷款,亦属清偿个别债权人的行为。对银行的债权实行偏颇性清偿,该项清偿没有使丙公司财产受益,而使其破产后可供分配的财产减少,损害了其他债权人可获清偿的利益,此行为有违法律规定,应予撤销。抵销权应在破产之后方可行使,故该清偿亦非抵销行为。己辩称行使抵销权,该院不予采纳。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三十二条规定的规定,判决:一、撤销丙公司于2011年12月24日对己的清偿;二、己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给付丙公司2501755.10元。本案诉讼费26810元,由己负担。
  一审宣判后,己不服,上诉称:1、丙公司诉讼请求是确认之诉,原判却越权作出了给付判决,原判违反法定程序,依法应当撤销并发回重审;2、本案讼争的250万元贷款系一笔保证与债务人自有财产抵押方式并存的担保贷款。企业破产法规定的可撤销“个别清偿”是指对无债务人自有财产担保债权的个别清偿,本案债务人的清偿行为不应予以撤销;3、本案系丙公司在破产申请受理前六个月内,以抵消方式对己的清偿行为,应属有效,符合破产法第40条规定的“可以向管理人主张抵消”的一种表现形式。综上,原判违反法定程序,适用法律错误,请求二审依法撤销原判发回重审或改判驳回丙公司的诉讼请求。并由丙公司负担本案诉讼费。
  丙公司二审辩称:1、破产撤销权之诉兼具确认和给付性质,原审程序合法;2、本案诉争的250万元贷款不包含在抵押担保范围内,不属优先债权,最高额抵押担保期限内共发生三笔借款,分别是诉争的250万,另450万、300万共计1000万元,已经超过最高额抵押限额,结合己2012年7月26日向丙公司破产管理人申报的材料,已经选择了最高额抵押包含的内容,丙公司破产管理人也确认了除该250万元以外最高额抵押债权属于优先债权,所以本案诉争的250万元是普通债权;3、破产抵销权具有优先性质,行使有严格规定,己在债权申报时没有提出该请求,虽在一审时提出抵消,但破产管理人至今没有确认,己行使抵销权的理由不成立。综上,争议的250万元没有财产抵押担保,也不存在抵消,己的扣款行为属于提前清偿未到期债务,损害了其他债权人可获清偿的利益,应予以撤销并将扣划款返还。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中,己提供了新的证据:1、2010年5月26日安吉县某联社尾号为75号的最高额抵押合同一份,以证明丙公司以其自有房地产向己2010年5月26日至2013年5月25日最高融资限额750万的债权提供最高额抵押担保,担保范围为本合同项下所产生的所有债权。合同6条3项特别约定抵押人提供抵押担保的同时不排斥另人的担保,同日双方就某某市*****号所有权权办理抵押物登记;2、转帐支票一份,证明丙公司自行出具支票主动清偿己的250万元,并非己主动扣款。
  丙公司对上述证据的真实、合法性均无异议,对证据1的关联性也认可,但认为不管债务人是否主动清偿债务,法律并不禁止。但对于破产企业来说,丙公司的提前清偿行为是属于可撤销行为,不能证明己的上诉主张。
  丙公司为补强其二审抗辩,提交了九份证据:1、债权申报表;2、债权申报文件清单;3、2011年6月21日《承兑申请书》;4、安信联(2011)承字第8831**20号《银行承兑汇票承兑协议》及银行承兑汇票清单;5、2011年7月25承兑申请书;6、安信联(2011)承字第8831**81号《银行承兑汇票承兑协议》及银行承兑汇票清单;7、安信联最抵字尾号75号的最高额抵押合同;8、安吉他项(2010)01***号《国有土地他项权证》;9、《房产他项权证》;证明:1、己于2012年4月26日向丙公司申报债权2笔,分别为1、2011年6月28日承兑汇票敞口4488141.23元及利息105471.32元。2、2011年7月25日承兑汇票敞口300万元及利息22500元;2、上述两笔债权均由丙公司以同一块房产抵押担保,并签订《最高额抵押合同》,为2013年5月25日期间最高融资限额为750万元的所有融资债权提供最高额抵押担保。二、三份证据组成:1、编号16《债权确认表》。2、送达笔录。3、授权委托书、公函、律师证;证明1、丙公司已经确认上述两笔债权的金额为优先债权;2、丙公司于2012年6月28日向己送达债权确认表,丙公司对上述两笔债权的确认无异议。
 
  己对上述1至9的证据质证意见: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对两份银行承兑汇票承兑协议加起来共1500万扣除50%的保证金750万,对承兑汇票750万的关联性有异议。这是在本案的250万之后的,250万具有优先受偿权,750万不是本案所争议的,最高额抵押750万与主合同之间没有对应关系,只要是在最高额抵押限额之内及融资期限之内发生的债权余额,都受该最高额抵押担保,在债权申报时,本案所涉的250万,丙公司已经归还,剩余的750万没有超过最高额抵押的债权余额,因此最终确认这两笔750万为优先债权符合法律规定。
  己及丙公司二审提交的证据,真实、合法与本案均有关联,本院予以确认。
  二审除了确认一审认定的事实外,另查明:2010年5月26日,己与丙公司签订一份《最高额抵押合同》,约定:丙公司以其自有房地产向己自2010年5月26日至2013年5月25日间最高融资限额750万的债权提供抵押担保,担保范围为本合同项下所产生的债权人所有债权。同日双方办理了抵押物登记。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的主要是:己对丙公司提前收贷250万元在丙公司进入破产程序后,丙公司破产管理人能否申请法院予以撤销的问题。破产法针对程序开始前的交易活动设立的撤销权,严格规定了五种情形,其中第(三)、(四)种主要针对的是无抵押担保的普通债权而言。现有证据反映,诉争的250万元借贷,属丙公司与己于2010年5月26日签订的《最高额抵押合同》期限内的第一笔,系有抵押担保的借款。破产法的别除权制度,规定了有财产担保的债权人能够由担保标的中优先受偿,显然本案争议的250万元因有抵押担保而享有法定特别优先权,己即使不提前收回贷款,其在破产程序中也享有优先受偿的权利,即便涉案最高额抵押合同项下实际发生的债权余额高于最高限额,本案诉争的250万元因其贷款时间在前也完全可以获得全额优先受偿。己与丙公司在保证借款合同中约定了在丙公司出现经营不善,严重亏损等特定情形时,己有权宣布贷款提前到期,提前收回未到期贷款。该约定是一种附条件的民事行为,只要条件成就,双方的约定即发生法律效力。本案己收回250万元的行为虽发生在约定的债务到期之前,但到丙公司于2012年2月13日被受理破产之时,该债务已经超过了约定的还款期限,属于到期债务故己的收贷行为尚不属于破产法约束的完整意义上的提前清偿。己按照合同约定收回250万元贷款的行为,根据物权法和担保法的有关规定,以及破产法的相关条款,均系合法有据,尚不属损害债权人整体利益的不当行为,亦不在破产法规定的撤销之列。综上,己的上诉,合理有据,本院予以采纳。原判认定事实基本清楚,二审因为己补交了新的证据,事实认定有所改变,处理结果亦应予以改判。鉴于该改判系因己一审举证不当所致,故本案一、二审受理费应由己与丙公司各半负担。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二百零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一百零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三)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 撤销安吉县人民法院(2012)湖安商初字第913号民事判决;
  二、驳回被上诉人浙江丙竹木家具有限公司管理人的诉讼请求。
  本案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各为26810元,由上诉人安吉县某社负担26810元,被上诉人浙江丙竹木家具有限公司管理人负担26810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郑 晓 玲
代理审判员  闵 海 峰
代理审判员  张 鹤 鸣
二O一二年十二月二十六日
书 记 员  史  倩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是全国目前数据最丰富、内容最权威、功能最强、更新最快、用户最多的综合法律信息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