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明楷:《保险诈骗罪的基本问题探究》,载《法学》2001年第1期,第29-64页。
发表时间:2014-05-07 阅读次数:506次
[摘要]1.恶意复保险、隐瞒保险危险骗取保险金的,属于虚构保险标的骗取保险金;2.保险诈骗行为以行为人开始向保险人索赔为实行行为的养手;3.刑法不针对木罪的主要客体规定危害结果,是因为该危害结果必然发生、不易认定、不能限制处罚范围,而规定了次要客体受侵害的结果则不存在这些问题;4.不以主要客体受侵害而以次要客体受侵害(骗取数额较大”的保险金)作为木罪的既遂标志具有合理性;5.木罪主观上必须具有月卜法占有目的”这一不成文的构成要件要素;6.非法占有目的包含使第三者非法占有为目的;7.《刑法》第198条第4款关于共犯的规定属于注意规定,而非特别规定;8.投保人、被保险人、受益人与保险公司的工作人员内外勾结骗取保险金的,同时触犯两个罪名,在成立共同犯罪的前提下,根据核心角色与部分犯罪共同说的原理解决定罪问题;9.行为人实施了制造保险事故的犯罪行为,但没有向保险人索赔的,不应实行数罪并罚;10.单位实施制造保险事故的放火等犯罪行为的,对单位只能以保险诈骗罪论处,但对其中的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应当以保险诈骗罪、放火罪等实行数罪并罚。
[关键词]保险诈骗罪;实行行为;危害结果;主观要素;共同犯罪;罪数区分
作者单位:清华大学法学院
 
注:以上资料来源于中国知网(CNK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