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大网上对保险法(修订草案)的意见
发表时间:2014-05-07 阅读次数:524次
  保险法(修订草案)自2008年8月29日在中国人大网上向社会公布征求意见以来,各地人民群众通过网络积极提出意见。截至10月10日,共收到意见2641条(另外还收到17封来信反映意见)。现将主要意见简报如下:
 
  一、关于保险合同的一般规定
 
  1.修订草案第十四条第一款规定,投保人或者被保险人对保险标的应当具有保险利益。有的意见建议修改为:“人身保险合同的投保人对保险标的应当具有保险利益;财产保险合同的被保险人对保险标的应当具有保险利益。”有的意见建议保留现行保险法关于“投保人或者被保险人对保险标的不具有保险利益的,保险合同无效”的规定。修订草案第十四条第四款规定,保险利益是指投保人或者被保险人对保险标的具有的法律上承认的利益。有的意见建议修改为“法律上承认的经济利益”。有的意见提出,修订草案将受益人的概念限定在人身保险合同范围内,但在实践中,财产保险合同中也使用这一概念,如房贷险中银行为第一受益人、父母为自己的财产投保指定子女为受益人等。为适应现实需要,建议将受益人的概念扩展到财产保险合同中。
  2.修订草案第十五条第一款规定,投保人提出保险要求,经保险人同意承保,保险合同成立。保险人应当及时向投保人签发保险单或者其他保险凭证,保险单或者其他保险凭证应当载明当事人双方约定的保险合同内容。第二款规定,经投保人和保险人协商同意,也可以采取第一款规定以外的其他书面协议形式订立保险合同。有的意见提出,实践中经常出现保险人与投保人达成保险协议后,甚至在投保人交付保险费后,保险人还迟迟不签发保险单或其他保险凭证的情形。如果规定保险合同须采用保险单等书面形式,不利于保护被保险人的利益。有的建议规定,在保险合同中约定保险公司签发保险单的期限。有的建议将这一条中关于“保险人同意承保,保险合同成立”的规定修改为:“投保人提出保险要求,经保险人同意承保,保险合同成立。保险人应向投保人明确说明其同意承保的具体形式,保险人未明确说明的,自保险人或其代理人接受投保材料时起,保险合同成立。但保险人向投保人提出保险条件的,保险合同自投保人同意投保时成立”;或者“保险合同自当事人签字、盖章或者投保人缴纳第一次保险费之日起成立”;或者“投保人书面同意合同内容的,保险合同成立”。
  3.修订草案第十八条第二款、第三款规定,投保人故意或者因重大过失未履行如实告知义务,足以影响保险人决定是否同意承保或者提高保险费率的,保险人有权解除保险合同。保险合同解除权,自保险人知道有解除事由之日起,超过30日不行使而消灭。但自保险合同成立之日起超过2年的,保险人不得解除合同。有的意见提出,对被保险人也应当规定如实告知义务。有的意见建议,将保险人不得解除合同的期限修改为五年,将“保险人知道有解除事由之日”修改为“保险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有解除事由之日”。修订草案第十八条第四款规定,投保人故意不履行如实告知义务,保险人对于保险合同解除前发生的保险事故,不承担赔偿或者给付保险金的责任,并不退还保险费。有的建议增加规定:“但投保人证明保险事故的发生与未如实告知事实无关的,保险人应承担赔偿或者给付保险金的责任。”修订草案第十八条第五款规定,投保人因重大过失未履行如实告知义务,对保险事故的发生有严重影响的,保险人对于保险合同解除前发生的保险事故,不承担赔偿或者给付保险金的责任,但可以退还保险费。有的意见提出,投保人因重大过失未履行如实告知义务,仅仅影响到保险公司决定是否承保或者提高保险费率,与保险事故是否发生没有关联性。
  4.修订草案第十九条第二款规定,保险合同中规定有关于保险人责任免除条款的,保险人在订立保险合同时应当在投保单、保险单或者其他保险凭证上作出能够足以引起投保人注意的提示,并对责任免除条款的内容以书面或者口头形式向投保人作出说明。保险人未对责任免除条款作出提示或者说明的,该条款不产生效力。有的意见提出,实践中很难认定保险公司是否履行了说明义务,建议增加规定:投保人对投保单上的内容有疑问的,保险人应当书面说明,并将说明情况记载于保险合同中。有的意见建议修改为:保险合同条款应当通俗易懂。对于其中专业性较强、难以理解的条款或术语,保险人应当以书面或者口头形式向投保人明确说明。
  5.修订草案第二十三条中规定,保险人认为投保人、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提供的证明保险事故的资料不完整的,应当及时“一次性”书面通知其补充提供。有的意见提出,这一规定可能导致保险人要求被保险人等提供全面的资料,而有些资料可能是不必要的,这样反而会增加索赔人的负担。同时,有些保险事故比较复杂,难以一次性告知提供的资料,建议删去这一规定。
  6.修订草案第二十四条中规定,保险人收到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的赔偿或者给付保险金的请求后,应当及时作出核定;情形复杂的,应当在30日内作出核定,但合同另有约定的除外。有的意见建议将核定期限修改为,一般案件在10日内作出核定,复杂案件在60日内作出核定,但合同另有约定的除外。
  7.修订草案第三十一条规定,保险人与投保人、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对保险合同条款有争议的,应当按照通常理解予以解释。有的建议将“通常理解”修改为“保险行业的通常理解”。
 
  二、关于财产保险合同
 
  修订草案第三十五条中规定,保险标的转让的,保险标的的受让人承继被保险人的权利和义务。有的意见提出,保险标的转让属于合同实质内容的变更,应当经过保险人同意,合同才有效。
  修订草案第三十七条中规定,投保人、被保险人未按照约定履行其对保险标的的安全应尽责任的,保险人有权要求增加保险费或者解除合同。有的意见提出,实践中往往是在发生保险事故后才发现投保人、被保险人未按照约定履行其对保险标的安全应尽的责任。建议明确在此种情形下对已发生的保险事故是否赔偿。
  修订草案第四十三条中规定,保险事故发生时,被保险人有责任尽力采取必要的措施,防止或者减少损失。有的意见建议增加规定:被保险人未采取必要措施而致损失扩大的,保险人对损失扩大的部分不承担赔偿责任。
  修订草案第五十一条中规定,责任保险的被保险人给第三者造成损害,被保险人对第三者应负的赔偿责任确定的,根据被保险人的请求,保险人应当直接向该第三者赔偿保险金。有的意见建议修改为:责任保险的被保险人对第三人应负赔偿责任的,第三人在保险金额范围内,可以直接向保险人请求给付赔偿金额。
 
  三、关于人身保险合同
 
  修订草案第五十六条中规定,投保人不得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投保以死亡为给付保险金条件的人身保险,但父母为其未成年子女投保人身保险的除外。有的意见建议增加规定,投保人不得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投保以死亡为给付保险金条件的人身保险。有的意见提出,该条规定使祖父母、外祖父母无法为其孙子女、外孙子女投保以死亡为给付保险金条件的人身保险,建议对此适当扩大投保人的范围,比如“父母单独或与他人”、“父母或其他法定监护人”。
  修订草案第六十八条规定,因被保险人故意犯罪导致其自身伤残或者死亡的,保险人不承担保险责任。有的意见提出,由于被保险人已在实施故意犯罪过程中死亡,法院不会对其作出有罪判决。建议增加规定:故意犯罪行为的认定可以侦查机关依照法定程序最终认定被保险人是否故意实施犯罪行为的结论为依据。
  修订草案第六十九条规定,人身保险的被保险人因第三者的行为而发生死亡、伤残或者疾病等保险事故的,保险人向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给付保险金后,不得享有向第三者追偿的权利,但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仍有权向第三者请求赔偿。有的意见提出,与死亡、伤残保险金所具有的给付性质不同,支付医疗费用的保险金具有补偿性质,应当以不超过被保险人的实际损失为限。建议增加规定,对这类保险,保险人有权在该保险金范围内代位行使被保险人对第三者请求赔偿的权利。如果被保险人已经从第三者取得赔偿,保险人给付保险金时,可以相应扣减被保险人从第三者已取得的赔偿金额。有的建议对健康保险及意外伤害保险中的医疗费用是否允许重复受偿作出明确规定。有的意见建议增加规定:医疗费用保险的被保险人、受益人因保险事故所支出的医疗费用已获得第三者补偿后,又就已获补偿部分的医疗费用向保险人申请保险金给付的,若保险人不能证明其已在保险免责事项中明确约定在何种情形下、何种范围内免除自己的责任,并已将上述免责事项明确告知投保人的,不得拒绝给付。
 
  四、关于保险公司及其高管人员
 
  修订草案第一百二十八条对保险公司的接管作了规定。有的意见提出,国务院保险监督管理机构可以对符合一定条件的保险公司实行整顿,但不适宜对其进行接管,如果接管后仍然无法改变保险公司的状况,监管部门能否承担公司破产的后果,建议再作研究。
  修订草案第一百八十八条中规定,保险公司违法经营致使其资产不足清偿债务的,其董事、监事、总经理及负责决定该项业务的副总经理,对公司债权人负连带无限清偿责任,但该项责任自其离职之日起满3年解除。有的建议,参照公司法的有关规定,免除经证明在董事会或监事会表决时曾表明异议并记载于会议记录的董事或监事的上述责任。有的意见建议增加规定,保险公司的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应当在其他保险公司投保职业责任保险。
  修订草案第一百六十五条对被整顿、被接管、清算期间的保险公司直接负责的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等规定了通知出境管理机关依法阻止其出境及申请司法机关禁止其转移、转让财产等措施。有的建议,这些措施也应适用于这类公司的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
 
  五、关于保险中介机构
 
  有的建议,保留现行保险法中关于个人代理人需要办理工商登记、领取营业执照并缴存保证金或者投保职业责任保险的规定。有的建议对“表见代理”的情况作出规定。
  修订草案第一百五十条中规定,保险活动当事人可以委托保险公估机构以外的独立评估机构或者具有法定资格的专家,对保险事故进行评估、鉴定。有的意见提出,保险公估机构以外的独立评估机构和专家从事公估业务受哪个部门监管,是否需要取得保险监管机构颁发的公估业务许可证,不明确。如允许独立评估机构和专家从事公估业务,是否有必要规定由保险监管机构批准设立保险公估机构,建议再作研究。
 
  六、其他意见
 
  1.有的建议,将修订草案第三章至第八章合并为一章,对“保险人的设立、变更、终止”、“保险经营规则”、“保险代理人、保险经纪人和保险公估机构”、“监督管理”分节作出规定。有的建议将第五章和第八章合并为一章。
  2.有的意见提出,“保险业协会”不宜单独作为一章,建议在“总则”中对保险业协会作出原则规定:保险业可以建立、参与自己的行业组织,用以行业自律。行业组织不得直接或间接损害被保险人的利益。有的建议将修订草案第一百五十六条中的“保险公司应当加入保险行业协会”的规定修改为“保险公司可以加入保险行业协会”。
  3.修订草案第十三条中规定,除法律、行政法规和国务院规定必须保险的以外,保险公司和其他单位不得强制他人订立保险合同。有的意见提出,强制保险的范围应当仅限于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建议删去“和国务院规定”几个字。
  4.有的建议对“保险公司及其工作人员误导、虚假性宣传”的行为规定法律责任。有的建议增加规定:保险代理人、保险经纪人、保险公估机构及其从业人员在办理保险业务活动中不得有通过虚开发票、虚假退保等形式协助保险公司套取费用的行为,并对此规定法律责任。
  5.修订草案第一百九十三条规定,政策性保险公司以及相互制、合作制等形式的保险组织,由法律、行政法规另行规定;其保险业务活动适用本法规定。有的意见提出,出口信用保险属于政策性保险,其业务活动不能完全适用保险法的规定。